肿瘤三级预防

肿瘤三级预防

或问刘寄奴,以治金疮得名,而子谓非治金疮之药,非好异乎? 命门有火者,初服即不相宜,又何待日久始有损哉或疑淫羊藿,温补命门之火,故能兴阳,然男子有阳道之势,服之翘然兴举,故知其兴也,若女子,又从何起验之乎?

曰∶此肺气之衰也。然既已发黄,茵陈又不可全然不用,可用七、八分,加入麦冬、栀子、芍药、陈皮、天门冬、元参、天花粉、白芥子之类,久服自愈,肺经不燥,而胸黄自除也。

予所以表牵牛之功,而并辨东垣论药之误也。惟浊气升而清气降,则头目沉沉欲痛矣,细辛气清而不浊,故善降浊气而升清气,所以治头痛如神也。

 必须用人参为君,附子为佐,加之生南星、生半夏、生姜,而后可以开其心窍,祛逐其痰涎,使死者重生也。倘只用牵牛,不用甘遂,则过于急迫,未免下焦干涸而上焦喘满,反成不可救援之病。

 宜用于降火之药,佐之白芥子以消痰,而更用于荆芥之类,以散其火于血分之中。盖葛根轻浮,少用则浮而外散,多用则沉而内降矣。

 女贞子,非冬青也。惟续断于补中接骨,则补即有生之义,生即有续之功也。

Leave a Reply